首页>我们做什么>活动>学术会议

IFF2020中国报告发布会暨“一带一路”新冠疫情及经济影响分析会
——国际金融论坛(IFF)第5期学术会议

作者:国际金融论坛(IFF)

来源:国际金融论坛(IFF)

发布时间:2020-04-26

时   间:2020年4月25日(星期六),20:00-22:00(北京时间)
主   题:IFF2020中国报告发布暨“一带一路”国家疫情趋势及经济影响分析
主持人:刘星,中央电视台《对话》栏目主编

2020年4月25日晚,国际金融论坛(IFF)举办了“《IFF2020中国报告》发布会暨“一带一路”新冠疫情经济影响分析会”,有关境内外机构的专家围绕主题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本次会议分为两部分,一是两个报告的发布,二是各位专家介绍疫情对全球、欧洲、亚洲、非洲、拉美经济造成的影响。现将有关研讨情况纪要如下:

IFF学术委员、武汉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宋敏代表国际金融论坛,发布了IFF2020中国报告暨“一带一路”国家央行调查报告。宋敏表示,本次报告延续了国际金融论坛从2015年开始每年制作和发布中国报告的做法,还特别就一带一路的投融资问题做了深入研究。报告通过专题研究、专家访谈、约稿的形式,对过去一年中国经济发展和改革领域的重大和争议问题进行深度讨论,并联合英国的《中央银行》杂志进行中英文双语发布,在华盛顿、伦敦、香港、北京、上海多地举行了发布会。报告囊括30多位中高层决策者和专家文章,面向全球130多个国家,发送30000多份(其中40%在亚太地区,27.5% 在欧洲,20%在北美,12.5% 在其他地区)。

中国报告分为五个章节。第一章“金融稳定”内容来自于专家领袖们对金融领域的发言,包括IFF的联合主席、欧洲理事会前主席、比利时的前首相范龙佩,韩国前总理、IFF理事会主席韩升洙,央行副行长潘功胜等财经政要的观点。第二章重点阐述了中国的新一轮开放,其中包括IFF联合主席、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IFF副主席、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的副理事长陈文辉等专家学者的观点。第三章是关于“一带一路”倡议的议题。IFF联合主席、巴基斯坦前总理阿齐兹以及IFF学术委员、经济学家林毅夫等人发表了自己的观点。第四章是绿色金融和金融科技。包括英国能源转型委员会(ETC)主席的亚代尔·特纳就完善碳定价机制的观点、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李东荣就金融科技和数字货币的看法等。第五章是区域多边金融合作问题,涵盖中欧、中国-东盟、中国-中东、中国-拉美等领域的专家观点。

宋敏介绍,一带一路国家央行调查报告就投融资风险、怎么看待一带一路倡议等问题,在2019年12月到2020年2月对30个中央银行开展了问卷调查。其中,来自于欧洲的中央银行占比47%,来自于中东和亚洲的占17%。超过53%来自于新兴的发展中国家,覆盖了一带一路沿线主要国家的中央银行。调研中,主要涉及到以下问题:

一带一路和相关国家GDP增长的关系。所有受访者都认为一带一路倡议对促进全球增长起到了重要作用。53%的受访者认为一带一路的项目将促进他们所在国家的GDP提升0%到1%,47%的受访者认为可能会提升更多。

一带一路所支持项目的类型。超过90%的受访者相信一带一路的参与会支持本国的其他项目,特别是大型基础设施建设。超过1/3的受访者认为一带一路对大型基础设施建设有支持作用。

关于债务可持续性、条款和规模。所有的受访者均认为本国的一带一路相关债务具有可持续性。相比其他外债,一带一路相关债务规模较小,也没有包含更多非市场化的苛刻条款和条件。

关于项目融资货币问题。在中美贸易战紧张的背景下,美元仍然是首选的融资货币,其次是欧元,然后是本国本币。人民币占15%,比2019年的调查结果提高1%。受访国家认为中国的开发性银行和多边机构,如国家开发银行和亚投行为一带一路提供了大部分资金,从平均融资期限来看,40%在2-5年,31%是5-10年。

对本地区的技术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超过33%的受访者认为一带一路对技术发展非常重要,超过60%的受访者认为一带一路的差异可以在促进可持续和绿色金融方面发挥作用。

关于下一步的发展空间和挑战。多数受访者选择了一带一路的倡议如何与相关国家本身的发展战略进行协调。此外,调查报告还涉及到政治风险、与所在地区主要国家的关系、与全球主要国家的关系等问题。宋敏强调,从报告的作者、参与人员、覆盖话题以及制作周期都可看出IFF2020中国报告和“一带一路”国家央行调查报告的分量之重,值得一读。

中国出口信用保险公司国别风险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博士,全球风险观察议题研究小组的成员闫帅就新冠疫情对全球/欧盟经济的影响分享了自己的观点。 

首先,他提出,目前全球疫情形势出现了两个“新”。一是新趋势。从趋势上来看,现在的疫情形势已经从亚洲转移到欧洲并以美国为中心,非洲地区的疫情形势也正在日益严峻,预测非洲地区可能会成为下一个疫情中心。二是新阶段。从各个国家所处的具体阶段,现在疫情形势在全球不同的地区出现出明显的一个分化的态势。

其次,2020年全球将面临的4个主要风险:一是新冠疫情引发全球经济衰退。从全球经济来看,目前正在经历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不断发展和变化,全球各个机构对于全球经济增速预测具有一定的分歧,难以做一个非常精准的估测,但是我们认可的初步估算结果是:封锁每持续一个月,GDP增速的降低两个百分点。二是全球价值链遭到破坏。2020年全球贸易规模将会出现暴跌,贸易成本将会大幅上升。同时,根据历史经验表明,在疫情期间往往部分国家会打着防控疫情的名义行贸易保护之实。三是债务负担加剧。一带一路国家的债务具有可持续性,但是目前的全球债务水平已经达到了历史最高水平,正处于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的第4轮债务积累高潮,前三轮的债务积累全都是以债务危机而告终,这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债务危机可能会加速到来。从结构上看,低收入国家的债务风险尤为严重。近几年的情况表明,低收入国家非优惠融资所占比重在持续上升,虽然说20国集团(G20)对于25个国家的债务偿付进行了延期,但是从G20的公告中显示债务缓释措施有现值中性的原则,这种债务缓释,实际上是一种治标不治本的方式,因为债务现值中性的原则,很可能导致低收入国家的未来债务会出现一个利率上升和债务上涨的风险。四是地缘政治风险居高不下。2020年全球地缘政治风险仍将居高不下,最主要的不确定性有三点:单边主义依然盛行。在全球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的过程中,也有部分国家采取釜底抽薪措施;美国国内政治格局的对抗性会加剧11月总统大选的不确定性;石油价格暴跌,导致了中东局势的不确定性。

再次,欧盟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较大,既有挑战,也有机遇。目前欧盟新冠肺炎疫情基本开始好转。近一段时间欧洲新确诊人数呈现出一个下降趋势,西班牙、德国、法国、意大利、丹麦、比利时、捷克等国家也都相继放松了对于疫情的管制,逐渐开始复产复工。但是欧洲疾控中心认为,当前欧洲的疫情形势依然没有迎来拐点,风险可能继续上升,而且针对一部分国家放松管制的状况,4月24日最新版风险评估报告中,欧洲疾控中心专门提醒,过快的解除限制措施可能会导致疫情传播的突然复苏。虽然说欧盟地区的医疗体系实际上是非常完善的,其人均医护资源是世界平均水平的2.5倍,但是由于欧盟的医疗资源分配不均衡,导致在疫情爆发的初期,欧盟的医疗体系并没有对欧洲的疫情防控起到一个很好的抵御作用。从疫情防控措施来看,目前欧盟的疫情防控措施在持续加码,疫情防控主体也由之前的各成员国各自为政,转变为联合防疫阶段。欧盟未来将要面临短期挑战与长期矛盾共存的局面。短期挑战来看,IMF预测2020年欧洲经济增速将会衰退7.1%,其中重点需要关注中东欧国家,因为中国与欧洲国家的一带一路建设,主要是通过与中东欧17国的17+1合作机制,而这17个国家对欧盟的经济依赖度很高,它的80%贸易和直接投资都需要依赖于欧盟。另外,中东欧经济体本身的脆弱性比较高,抵御风险能力比较弱,特别是东欧地区的疫情风险还在持续上升。疫情或将延缓欧洲债务整顿的步伐,2020年欧盟公债负债率可能会增加5%,这可能会进一步提高欧洲主权信用风险和融资成本,特别是希腊、意大利、葡萄牙和西班牙4个国家,疫情发生之后,这4个国家的主权信用风险和它的融资成本有很大提高。长期矛盾主要面临四大问题:一个是难民分摊问题,尤其是今年土耳其放开边境之后,大量的叙利亚难民通过土耳其进入欧盟,欧盟现在不仅要应对疫情,也要应对难民,防止2015年的难民危机再次爆发。二是关于英国脱欧之后遗留下来的欧洲和英国之间的贸易以及巨大的预算缺口问题。直到今天,欧盟的预算缺口问题还没解决。三是关于发展道路问题。欧盟层面是支持欧洲一体化,但是成员国对于欧盟的这种道路实际上是有分歧的。四是关于欧盟的规则与欧盟的内政问题。主要是欧盟与波兰和匈牙利之间的矛盾,近年来欧盟频繁的指责波兰和匈牙利民主和法制存在的问题,而波兰和匈牙利反过来指责欧盟过度的干预国家内政,导致欧盟与波兰和匈牙利之间的矛盾也在不断的加深的。疫情可能会对欧盟的新能源结构升级提供重要的契机。2019年年底,新任欧盟领导人提出了绿色协议计划,把这一协议当做未来欧盟经济发展的最主要推动力量,并且设定了不同阶段的减排目标。这次疫情期间的数据表明,在疫情期间,新能源消费占能源消费的比重有上升趋势,这可能为欧盟淘汰落后的能源企业提供了一个机会。另一方面,疫情发生之后,欧盟掀起了逆民粹主义浪潮,传统政党的支持率转跌回升,这是欧盟目前所面临的一个很重要的机遇。

最后,闫帅推测中欧之间未来的贸易难度会大幅增加。这次疫情冲击之后,欧洲企业资信状况可能会进一步恶化,中国对于欧洲的贸易难度可能会进一步增加。第一季度的数据也显示,我们对欧盟的出口同比下跌15%,创2010年以来的最高降幅。根据中国信保的预测,如果欧盟经济增速每降低一个百分点,中国对于欧盟出口下降约是128亿美元,约占中国对欧盟出口总额的3%,也就是一个百分点的对应将近130亿美元,如果欧盟下降7个百分点,就是900多亿美元的份额。以意大利为例,新冠肺炎疫情之下,电子设备、机械、社会零售、机械设备以及家电和服务业受到较大的影响,预测意大利2020年的第二季度的GDP可能下降超过10%,全年的GDP下降6%-9%。从意大利官方数据也显示,国内信用状况也是堪忧,2020年,意大利将面临一个偿债高峰。2020年中国对意大利出口可能下降19亿美元,自意大利的进口可能下降6亿美元,整体规模可控。

国际金融论坛(IFF)全球绿色增长中心高级顾问、亚洲开发银行能源部门总监、世界经济论坛能源技术未来理事会委员翟永平就新冠疫情对亚洲经济的影响作了报告。

首先,他评估了亚洲国家的疫情。目前,亚洲确诊病例约45万,占全球16%;死亡人数1.6万,死亡率约占全球8%,相对好于全球。全球各地区疫情发展的速度对比如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从100例增至1000例,欧美国家仅用了8天,而印度、印尼、巴基斯坦、菲律宾、泰国等亚洲发展中国家用了16天;感染病例从1000例增至10000例,欧美国家同样是8-9天,而亚洲很多国家的病例还未增至10000例,达到万级规模的国家则用了21天。有评论对亚洲国家的检测能力持怀疑态度,但是这并不是亚洲国家独有的问题,各国都有类似情况。在菲律宾,各位亚洲开发银行(ADB)的同事分布于各个亚洲国家,都没有观察到超市抢购、医院资源枯竭等情况;包括疫情受到广泛关注的印度,世界经济论坛近期发布的文章显示,印度各邦都开展了新冠病毒的防治工作,总体情况可控。总体来看,虽然亚洲是新冠病毒的重灾区,但气候的回暖会减缓病毒传播的速度,加之防控措施得当,目前疫情在可控范围内。此外,此前的疫情发展表明,新冠病毒对老年人的危害较大。亚洲发展中国家人口平均年龄大概为24-28岁;而欧洲国家,如意大利平均年龄为45岁,老龄人口更多,因此受到的影响更大。欧美国家未来的疫情控制情况值得关注。各国发展不能脱离全球化,欧美国家的恢复不仅能够提振国际社会的信心,更能真正促进全球经济复苏。

其次,他对亚洲经济发展进行了展望。由于疫情的影响,亚洲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遭到了重创。ADB作为开发机构,非常担忧贫穷人口会再次因疫返贫,致使过去多年的努力付诸东流。虽然亚洲的GDP增长因此受到了重大的打击,但相较于其它地区增长预期为负数,国际机构预计2020年亚洲经济GDP会保持正增长。亚洲的区域市场大,区域内供应链比较完备,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亚洲最大经济体的疫情得到了控制且已经复工复产——这三个因素使得亚洲经济的韧性和复原能力高于其它地区,中国疫情的稳定是亚洲整个地区的“稳定器”。

往年,ADB每年用于社会方面的资金支出约为200亿美元,现在处于特殊情况阶段,为了避免疫情蔓延导致大规模社会问题,今年2-3月,ADB以政策性贷款形式共拨款180亿美元,支持亚洲各发展中国家,解决粮食供应、工人补贴等社会问题。

最后,他对世界未来与全球化作了展望。就目前来看,新冠病毒可能会长期存在,虽然这不意味着疫情会进一步加剧,但可能会在未来反复出现,这会改变个人的工作、生活方式,比如视频会议可能会成为一种主流会议形式;ADB这样的机构也要做出改变,比如调整贷款的侧重点,以往更多的投放在能源、供水等基础设施上,今年则更多转向公共健康。同样,全球化的内容和形式也会发生改变。人们的生活、工作、供应链、乃至经济方式本身,或许会像能源一样发展成分布式结构,形成经济安全,绿色环保,保障民生,更有韧性、活力和复原力的新型全球化社会。

“非洲制造倡议”首席经济学家、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亚太区高级顾问程诚就新冠疫情对非洲经济的影响发表了看法。

程诚认为新冠病毒堪称是一个史诗级病毒,某种程度上产生了马太效应:对国家内部和国际社会而言,受到最大冲击的都是最弱势、最贫困的群体。

他首先介绍了非洲疫情和防范措施及面临的压力。目前,非洲疫情发展的相关数据不多,这种未知的状态非常危险,难以掌握和预测疫情规模及其发展。根据非洲疾控中心数据显示,非洲确诊病例超过27000例,超过1300人死亡,7600余人康复。但是,这些数据并不能说明实际问题。疫情的评估取决于检测能力,而并非所报告的感染人数。非洲共54个国家,其中10个国家完全不具备检测新冠病毒的能力。而相对发达的南非的检测能力就非常强,现每天可检测5000例,未来几周可增至每天检测1万例,甚至2万,相当于发达国家水平。

不同地区间,由于北非和西非地区毗邻欧洲,往返游客较多,容易病例频发,但并不代表非洲南边其它地区疫情不严峻。因此,当前的疫情数据仅对于国家和地区自身防疫有重要的意义,但对于从外部观察和评估疫情的发展,则意义不大。非洲有很多穆斯林,目前斋月的这段时间就显得尤为重要了。开斋节将举行人流密集的庆祝活动,如果近期疫情控制不力,将埋下巨大的疫情隐患,对未来的抗疫工作也将造成巨大的挑战。

令人堪忧的是,非洲的防疫措施不可持续,很多国家已经或很快将耗尽其外汇储备,政府面临严重的财政危机,基本收入及就业保障岌岌可危,各国的防疫能力差距较大。

其次,他分析了非洲面临的经济金融困难。非洲绝大多数国家已经较好地落实了社交隔离或封城措施,但同时也对经济和就业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与其它大洲所不同的是,其它国家和地区的社交隔离或封城措施,对非洲国家的经济宏观上造成了巨大影响,尤其是财政收支、外汇流动性方面,因此非洲国家不得不做出决定,在未来一个月中逐渐退出这些防疫措施。

以油价问题为例,石油价格的暴跌伤害了产油国的利益。对于美国而言,石油出口在全国GDP的比重相对较低。对于尼日利亚这样的非洲的产油国而言,石油出口可能占政府总收入的七成或以上,油价暴跌所造成的冲击不言自明。同样,铝材、铜材和钢铁价格的急剧下跌,致使非洲国家正面遭受需求下降的冲击。

非洲还面临着严峻的债务问题。国际国币基金组织(IMF)的报告显示,非洲国家的外债总额达4930亿美元,其中3650亿美元为政府担保债务,很难直接免除。据估计,非洲2020年需要偿还约700亿美元。非洲国家偿还债务主要有四种方式,即油气出口、旅游业、侨汇和新一轮贷款。新冠疫情导致全球全面停摆,四种收入来源全部不可用;美元指数持续攀升,偿还债务所需支付的利息水涨船高,更是雪上加霜。2020-21财年,大多数非洲借贷国无力偿付外债。20国集团(G20)、IMF、世界银行等国际性组织都出台了暂缓偿本付息措施,期限为6个月至4年不等;但此类措施并不能直接增加非洲国家的收入和外汇储备,只能缓解燃眉之急。

近期,针对非洲逐渐严峻的新冠疫情,麦肯锡全球研究所按照四种假设情况发布了冲击分析报告。报告指出,即使在最优情况下,非洲的GDP增长率也会由 2019年的3.9%骤降至-0.4%。而在最糟的情况下,非洲可能出现断崖式下跌,打破近年以来维持的正增长势头,GDP将下跌8个百分点,至-3.9%。其中,撒哈拉以南地区形势非常严峻,服务业、采掘业、旅游业、制造业、建造业及农业都受到了影响。需要注意的是,非洲正处于腹背受敌、两面夹击的境况,不仅要应对新冠疫情,还要分身应对蝗灾,但现在没有足够的杀虫剂,禁航措施使得这些国家也难以进口。

非洲国家将面临的最坏局面就是粮食危机。非洲国家是粮食、肥料、杀虫剂的净进口国。目前,部分国家外汇储备耗尽,没有支付媒介用于购买粮食。当地的农业生产力也难以保障所有人口的粮食供应。当地的物流因防疫措施受到限制,现有资源难以在地区内调拨。蝗灾肆虐,种种因素加剧了饥荒出现的可能性。

非洲政府最担心的是就业问题。非洲有14亿人口,人口中位数不到20岁,每年有大量年轻人进入劳动力市场。就业环境恶化,家庭难以维持生计,将造成极大的社会问题,出现严重的社会动荡。
非洲需要大量投资,过去主要由国际资本驱动。疫情下各国自身难保,鲜有余力支持非洲。

最后,程诚表示,非洲“熬”过2020年也并非毫无希望。非洲国家有自身的韧性,能够凭借自身的力量渡过难关。非洲国家对于全球化的依赖不像其它国家和地区那么高。有了埃博拉的前车之鉴,非洲国家能够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并落实相应的防疫措施。此外,以中国为首的新兴援助国以及国际慈善组织大力支持非洲防疫抗疫,值得肯定。2021年全球进入恢复阶段,也会有更多资源用于援助非洲国家。程诚认为,中国应坚定推进人民币国际化,扩大货币互换规模,中长期内促进中资金融机构在非洲提供人民币融资服务的可行性。通过担保的形式保持币值稳定,或采用以物易物的方式,帮助非洲获得必需的农药、化肥、抗疫物资等。多边机构也要积极发挥作用。比如,G20 “冻结”低收入国家主权债务;通过特别提款权(SDR)交易增加流动性;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新开发银行(NDB)可以考虑对非洲增设紧急资金援助。

中拉合作基金首席风险官范希文就新冠疫情对拉美经济的影响发表观点。

首先,他阐述了拉美疫情发展情况。拉美情况比较严峻,从2月26日巴西出现首例病例以来,到4月24日为止,拉美累计确诊128547例,6672人死亡,单日新增8600多人。34国家和地区无一例外都受到疫情困扰,首当其冲是巴西,超过2万人确诊,其次是墨西哥、秘鲁。拉美人口6.52亿,占全球8.5%不到,确诊病例占全球4.5%。

拉美人口相对年轻,年龄中位数31岁左右。其中巴西年龄偏大,中位数为32.6岁,墨西哥为28.3岁,秘鲁为28岁,哥伦比亚为30岁。巴西虽然相对中国年轻,但年长于非洲。新冠疫情主要侵害年纪大、有基础病的人,所以目前拉美死亡率与美国相近,不到6%,低于欧洲、高于亚洲。

拉美有大量贫民窟,包括巴西等较发达拉美国家,贫民窟人口密集,受疫情影响相对严重。美国死亡人数已经超过5万,在纽约等地,拉美裔占确诊人数、死亡人数比重偏大,每四个确诊病例就有一个拉美人,拉美和黑人的比重高于白人和亚裔,疫情在拉美目前还处于早期阶段。

其次,他分析了疫情对拉美经济的影响。疫情对拉美经济冲击非常大,对各国影响不一。国际组织对2020年拉美经济增长的预期是增长-5.3%。预计巴西第一季度经济增长将从2.4%降至-5.5%,墨西哥从0.9%降至-6.3%,阿根廷从-1.4%降至-6.7%。即便是经济增长好的国家如秘鲁、哥伦比亚今年经济增长都会降到负值。个人看来,这次危机可能使拉美经济倒退若干年。

拉美经济受挫另一原因是经济单一,以大宗商品为主,如矿产、粮食,加勒比地区则以旅游业为主。拉美最大出口国是中国、美国、欧洲,主要出口矿产、粮食等大宗商品。旅游业增长来自北美、美国、加拿大和欧洲。本次疫情对拉美造成很大冲击,2020年第一季度前两个多月,由于中国疫情发展,大量贸易无法进行,所以拉美以矿产等大宗商品为主的进出口结构都受到很大影响。

拉美是中国对其存在贸易逆差的地区,中国依赖于拉美大宗商品的进口。这次疫情,智利的铜矿、秘鲁的铝矿、巴西的铁矿和金属镁、委内瑞拉的石油等都受到影响,其中石油关联到许多国家,包括委内瑞拉、墨西哥、巴西、哥伦比亚,还有法属圭亚那新开发的高质低成本的浅海石油。

另外,拉美建筑业、采矿业、制造业、服务业等一系列行业,这几个月以来都受到影响。智利主要矿产大幅减产,阿根廷矿业公司暂缓开工,哥伦比亚金矿、秘鲁铝矿都因疫情而停产。加勒比地区很多国家如多美尼加、哥斯达黎加、古巴、牙买加依赖旅游业,因此直接受疫情受打击巨大,损失巨大旅游收入,短期内难以恢复。

有看法认为,拉美处于南半球,正值夏季,不利于新冠病毒生存,但随着拉美转入冬季,人们担心疫情进一步恶化。

此外,疫情对拉美资本市场、各国财政也都造成了严重冲击。首先是汇率,很多国家货币大幅贬值。最近很多人说美联储放水,但是同时美元指数却居高不下,很多拉美国家货币对美元贬值,比如巴西货币雷亚尔从去年年底的4.3:1贬值到今年的5.7:1,贬值幅度巨大。

阿根廷是首个要求国际组织及国际资本投资人对其进行债务重组的拉美国家。阿根廷4月17日提出的重组方案是每美元面额重组为不到40美分,投资人损失至少60%。该重组方案仍在初步讨论中,投资人整体对该估值不甚满意,认为这只是奠定了债券回收的底部。此外,阿根廷还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有大量借债。所以估计拉美债务问题接下来会很严峻。

以前拉美一些国家可以通过石油抵押获得贷款,现在此路不通。比如厄瓜多尔,除了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借款,另一个办法是抵押石油获得国际资本融资,但随着油价大幅下跌,该方案变得不可行。委内瑞拉前年、去年GDP都是20%左右的负增长,在疫情冲击下,更是雪上加霜,负增长可能再次突破15%甚至20%。

最后,他展望了拉美政治与社会格局。未来,拉美政治格局和社会问题都会受到疫情影响。拉美贫富差距巨大,巴西是长期存在贫富悬殊的拉美大国,贫富悬殊问题已有近百年历史,基尼系数一度高达0.56左右,近几年经过一些努力,基尼系数有所下降,但贫富悬殊仍然居拉美地区高位。去年秋天,几个拉美国家相继进入社会动荡。比如智利、哥伦比亚,甚至秘鲁,秘鲁出现了宪法危机。这些动荡的起因都很小,比如智利是因为地铁涨价,但实际反映的是长期积累的社会分配不均,公共设施不足,社会保障长期欠账的局面。疫情是否会加剧拉美长期存在的特殊政治制度的社会弊病,尚不明确,但有明显加强的趋势。

巴西博索纳罗总统去年上台以后推出一系列新政策,但疫情爆发以来,多次与内阁成员发生争执,比如最近辞掉健康部长、联邦警察局长,司法部长因此辞职等。健康部长提倡保持社会距离,博索纳罗总统不赞同,发生争执而被开除。前一阵子除了墨西哥、阿根廷,拉美政治走向有点偏右,本次疫情会否导致拉美政治格局重新走向左翼道路,仍不清楚。

拉美的国际地位是否会发生变化,疫情也起到不可忽视的影响。去年年底以来,美国重新关注拉美,提出拉美增长计划,有很大成分是针对中国,中国对拉美投资以及在拉美的利益走向如何,有待观察。

IFF学术委员、国发展战略学研究会副理事长、北京交通大学教授王元丰对IFF第四次云端研讨会进行点评及总结发言

王元丰首先肯定了IFF2020中国报告和“一带一路”国家央行调查报告的价值,认为中国报告集合了国际政要、财经领袖及权威学者的观点,对企业和政府有重要参考意义,值得一读。而 “一带一路”调查报告通过对30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央行进行的调研,有力的反驳了部分国际舆论对“一带一路”倡议的误读,如债务可持续问题、对科技提升和环境可持续发展的问题等。同时,调查结果显示“一带一路”倡议对沿线国家GDP的正面影响,并为 “一带一路”倡议未来的发展提出客观、务实的建议,如当地国家的发展战略结合起来,与区域大国建立良好关系。

关于疫情对全球的影响,王元丰认为,疫情除了会引起经济风险、政治风险之外,社会风险也要考虑。欧洲经济衰退已成定局,全球经济增长预计为负2.5%,欧洲负增长可能达到8%,同时,主权债务问题可能进一步加重。欧洲要警惕经济危机后如民粹主义这样的社会、政治问题,以及欧盟一体化问题、中东欧与欧盟的政策协调问题。

亚洲40多亿人,是全球人口最多的地区,亚洲感染人数低,对全球是福音。尽管全球经济可能出现2.5%的负增长,但亚洲增长可能不为负,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中国的抗疫和复工做得好,是亚洲的定海神针,使亚洲独树一帜。

此外,全球有255万亿美元债务,有几个国家债务问题非常突出,对债务的减免和冻结需要达成共识。在疫情冲击下,各国能否保持经济稳定、政治稳定和社会稳定还要拭目以待。总而言之,评判疫情不能单看数据,要综合评判年龄中位数、卫生基础设施、检测检验能力、经济基础和韧性、气候、社会基础、政治格局等问题。

这次疫情还引发一个思考,全球经济互相依赖性太强,未来这种模式能否继续,是否考虑经济分布式来降低风险?从个人、企业、国家、国际的角度来看,高风险都应该避免。如何在疫情过后,让国家、社会、企业和个人变得更加健康,打造低风险的健康社会,值得思考。

最后,主持人也认为疫情大流行带来的是全球化新生还是结束是要思考的问题。经济全球化可能还会继续,不会太过断裂和倒退,否则各国成本太高。但政治全球化显而易见有所倒退,国家间互相的不信任一度增加。联合国的治理体系也遭遇挑战,是回到冷战思维的老路还是重新发展?正如《国际金融论坛2020中国报告》卷首语所言,国际合作依旧至关重要。